關於北大長跑第八回

「釣魚台」鬧得風風雨雨之前,「北大」在日本籍的會友杉山長先生推薦下,報名參加他的故鄉馬拉松賽-「下關」。

「下關」,古稱「赤間關」,亦寫作「赤馬關」,簡稱「馬關」

杉山長先生及其跑友番沢理子小姐協助下,「北大」順利完成「下關」馬拉松報名手續,計參加全馬21員(實際參賽19員),5公里組5員;由於日本馬拉松賽報名踴躍程度,真正的是秒殺,連杉山長先生自己都沒報上全馬,只得改報5公里組的路跑。他想在故鄉留名青史,還需等一等。

下關海響馬拉松

北大長跑日本第八回

目的地:日本下關

賽事:下關海響馬拉松

總人數:29

馬拉松人員:19 人

5Km人員:5 人

期間:2012/11/3~7

承辦:匯豐旅行社

團費:NT $42000

上午6時,於風櫃嘴,「北大」前「快樂山莊」下起身練跑共計團練10回,每人於山路上耐力訓練的功力,由20公里循序漸進,增加至32公里以上者,不知凡幾。

這些日子以來,有50多人曾經一起在「風櫃嘴」的晨曦、微風、細雨下奔馳,一起流汗、流血、流淚…。不論參加團練幾回,在日本出團前,已陸續傳出娘子軍團,用雙腿跑出耀眼的成績,給「下關」團員注射一支強心針,她們是;

黃佳君:「第五屆臺東超鐵盃國際鐵人」226公里組總排第1名

李寶秀:「新北市議長盃八里左岸全國馬拉松賽」21公里分組第1名

謝惠琪:「無障礙慈善路跑賽」9公里分組第1名、「台灣銀谷路跑賽」21公里總排第2名、「合歡山馬拉松」總排第5名

游蕙慈:「台灣銀谷路跑賽」21公里分組第2名

振奮的娘子軍團成績,但無一是「下關」馬拉松團員;為了鼓勵團員創造佳績,「強心針」之後還得補上「電擊」。「下關」馬拉松團員同意參考近2年全馬成績,由公正人士(李宗翰)評定「下關」預計成績後,分成紅白2隊競賽;期望藉由團隊競賽,刺激並成員潛在實力;後續加上開早盤,參加「太魯閣」馬拉松(較下關馬,前一天開跑)的俊睿&邱榮,2隊成員各8位(成員名單及成績如下表)。白隊預計成績較紅對快5分鐘,也就是白隊總成績須贏紅隊5分鐘以上,才算贏。

紅白2隊議定,輸方擺桌請吃飯,當然也接受插花者贊助水酒;看似稀鬆平常的賽局,卻綻露出氛圍詭異的比賽,因為紅白2隊成員加上插花者竟然有「同床異夢」的夫妻(徐育霖白隊、鄭秀琴插紅隊,劉振鐸紅隊、太太插白隊)、有「兄弟鬩牆」(文見白隊、文注紅隊)、有「同干戈」(中○公司曹文見白隊&陳紹昇紅隊)、有「師徒相爭」(師父徐育霖白隊,徒弟朱含祺&陳邱榮紅隊)、也有「割袍斷義」的好友(龍立業白隊&蔡磯遠紅隊);當然也有溫馨的大嫂團(鄭美鈴、曹樂淇、李淑玲、孫勉德),挺另一半,賭先生贏。

出發第一天,帶著文雄分送跑全馬團員的high 5與祝福,在機場大廳等待著,放眼望去,看到拖著2個行李箱,又牽又抱稚子,最後到達機場的劉振鐸博士一家5口;此時的大夥,顯露的不是延遲集合時間的等待,倘被行李拖累劉博士,明日的比賽,怎麼辦喔?

於「hello kitty」專機上用過餐後,離開福岡機場的第一站,還是去吃,一心想多補充些殿粉類食物,以備明日之需。

午後在小倉城,恰巧看到當地的菊花賞展,朵朵綻放的菊花,大到有點恐怖。不久,到了九州的門司(九州的北端),經過與本州連接之「關門大橋」,即到了「下關」。進飯店之後,放下行李,不停歇地直奔去泡湯;此刻夜幕低垂,泡在露天溫泉,凝視近在咫尺的海水,薄霧瀰漫的夜空,若隱若現,看著遠處「關門大橋」上的霓虹燈,此景美不勝收。

晚餐在飯店享用懷石料理,今日適逢徐副會長生日,之前已特別預訂一個蛋糕,給予祝福;蛋糕口感細而不膩,非常爽口。日本蛋糕,讚!飯後,希望今晚的壽婆(鄭校長)能為我們白隊貢獻點心力,讓徐副會長…,高興一下。


10點半左右,來到福岡機場,準備回家喔。辦完出境手續,免稅店內又展開一波收刮。噯!這就是台

灣人。


「北大日本馬拉松團」第8回行程結束,五天相聚的日子,令人懷念;請問第9回要去哪?引頸期盼喔!


最後感謝注哥與余宏,義務擔任隨團攝影。謝謝二位!



大會時間一到,在訓練過的工作人員清理之下,迅速收攤完畢,道路即刻淨空,效率驚人!

此刻的曹會長,心底寬鬆不少,團員都已安全完跑此倘「下關」馬。回到休息區,見到胡主席(鴻謙),說跑「409」不如去年的「359」,心有不甘,那明年再來挑戰吧!還有一位負傷完跑的ㄚ信,充滿戰鬥力的他,竟能從人龍尾端,鑽進起跑最前方(因晶片與大會時間僅差11秒),電視廣告詞「那麼厲害」,就在是說他,可惜精神力未能戰勝傷痛,與我們所受的軍事教育,精神力戰勝一切未合,以424」作收,不忍苛責的成績(若我兩未退伍,肯定讓他禁足思過)。

本團隨隊的馬偕急診室邦彥醫師,不僅照護團員身心,猶記得去年「筑波」馬,給了多人神秘小藥丸之後,個個生龍活虎般;今年是否有發放,那就不知了,他雖是唯一未完跑賽事的,但是身負職責,上了大會回收車,考察急救醫療裝設備,發現車上的毛毯、運動飲料、飲水及急救設備均是國內未見,返國後當可對有關單位提出建言(邦彥醫師多次擔任國內馬拉松賽的急救站醫師)。

至於杉山長先生參加的5公里賽,僅用19分鐘跑完,獲分組第3名,跑完還忙著幫「北大」跑馬團員拍個人寫真。番沢理子小姐,則輕鬆的以大會時間408」完跑,贏過許多台灣男子漢,實在不簡單。

還有我們參加5公里賽的美鈴、家琛、淑倩、立緹、小邱妹及勉德,早已跑完賽事,在旁加油與協助拍照,樂淇則忙著幫我們探路找美食。感謝這些家屬,有妳們的支持與鼓勵,才有今天這群愛跑步的人聚在一起同樂,謝謝!當然還有準備在飯店前,等著為大夥加油的劉博士家人(岳母小鳳姐、妻子如曦小姐、子劉暘及劉暢),因時差弄錯等候時間,要不然劉博士肯定破4小時的

比賽當天早上,傳來在「太魯閣」開早盤的邱榮,初馬成績不甚理想;徐副會長隱忍著不願公布確實成績,怕影響軍心。抵會場之後,發現大會安排的休息區,竟然將三層的停車場淨空,讓給選手休息與置物,每層樓並派有3位工作人員巡視,讓選手能有既安心又安全的場所使用。

起跑前15分鐘,大家才準備進入起跑點,日本的參賽者,早已在等待鳴槍出發;而我們一群人,才開始鑽來鑽去,往前尋找最佳起跑點。

出發不久,陸續追上台灣ㄚ信(廖學信)、磯遠兄,此時已跑了5公里,穿越「關門大橋」下方,經過「春帆樓」與「日清講和館」,延路加油的群眾絡繹不絕,揮著旗幟、牌示,輕喊著「甘巴爹」,雙手供奉著茶水、糖、水果等,似乎是雙親為兒孫加油、兒女為父母打氣、同僚之間來助陣、還有座著輪椅出來看花花世界的病患,這場景怎能不熱鬧(隔日當地新聞報載,約有11萬餘人夾道加油)。

下關」馬拉松,幾乎都沿著海岸跑,期間跨過3座橋(包含一座跨海的),2個隧道,頂著感覺上永遠是逆著的海風。在最後的折返,約莫30公里之後,陸續看到對向的曹會長、注哥、恆偉、劉博士、小劉、徐副會長等人接踵而至。此時,早已不知配速落後多少了,心知已往跑馬,延路的景觀,猶如過往雲煙,不復記憶,今日是歷歷在目,心忖著成績恐怕不太理想。最後2公里回到「下關」,路況有許多360度、180度及90度的轉彎處,路面尚有磚塊路,想加速,卻也不敢放快腳步,以免受傷。

距終點200公尺處,聽到熟悉的叫聲,不用看就知道,是此趟「下關」馬拉松,在人生中,第一次出國的唯二團員,一位是仍在強褓之中,劉博士7個多月的小孩;另外一位就是她,我家的那位啦!揮手示意之後,衝向終點。循著大會既定的路徑,領了運動飲料、獎牌及完跑證明,晶片時間317」,差強人意。稍事休息與換裝之後,一如預期的,曹會長325」注哥331」犀利哥(恆偉)344」昇哥350」、文房四寶兄352」、及磯遠兄405」,陸續回到休息處,大家異口同聲表示,此趟全馬不好跑。

等待不是辦法,因為休息區雖在停車場內,但海風直吹,冷得要打哆嗦;一夥人下樓去喝免費的河豚湯去寒,還可以續碗喔!文房四寶兄,則獨自去「下關」踩街逛逛。

「下關」馬跑完,紅白對抗成績大致底定,徐副會長首先揭露邱榮520」,這是無人相信的成績,如此認真的他,賽前上萬言書說自己最快跑「430」,可是結果差很大;最後僅俊睿,律師個性的他尚未寄送成績,更頻添未知結局的懸疑性。

李寶秀

夫妻(徐副會長,鄭校長)兩人示範親嘴

喝完第一碗河豚湯時,看到書生坐在地上,一旁是余宏站著,書生直嚷以後不跑馬拉松了,詢問初馬成績411」,已是不錯的佳績了;至於余宏,因10月陪戴爸跑百馬,腳傷休息了3周,此次本著硬頸精神,不怕苦、不怕難,為紅白對抗團隊榮譽,堅持完跑「下關」馬,成績414」

再往大會舞臺方向走,見到劉博士401」的成績,似乎意猶未竟,說雄哥答應進4小時要請客,這回要不是囿於地形、海風影響,定能達到目標,直說要回台向他討看看。其實,若此趟沒拖著2個行李箱,是有機會贏的。

轉個彎,看到尋遍老公不著,滿面愁容的小朱,此時心中不捨,怕是她,跑不完要回來咬人訴苦;輕問完跑成績427」,一夥人才驚呼不可思議,頓時,小朱始展歡顏。

隨著注哥擠進終點旁的護欄邊,一是為尚未完跑的團員加油、二是幫抵達終點時的團員拍下英姿。此時,徐副會長也跟著來,耍恩愛說要等老婆,問其完跑成績,直怨都是上廁所惹的禍,僅406」

朱含祺:317 (紅隊

曹文見:325 (白隊

曹文注:331 (紅隊

周恆偉:344 (白隊

陳紹昇:350 (紅隊

廖文房:352 (白隊

劉振鐸:401 (紅隊

遠:405 (紅隊

劉書生:411 (白隊

李余宏:414 (白隊

徐育霖:406 (白隊

小朱:427 (紅隊

一會的功夫,看見「赤足天使」宥寧(學信妻)450」進終點,她是拎著鞋跑了最後的15公里,霎那間成了會場攝影師追逐的焦點人物。龍哥接著也進入終點拱門,一臉疲憊倦態感,自然對455」成績不滿意。

為了來日本,本著終身學習精神,勤讀日文的已退休鄭校長,笑咪咪的也回來了505」;老公見著她,還是一號表情。

在太陽帝國,太陽公公也幫忙,出發前天氣晴朗,但隨著跑馬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它比賽看累了,懶得理我們,休息去了,天氣也就開始轉陰變涼;正擔心著詹中和大哥,他也趕在大會關門時間前552」回來了。詹大哥已74歲,每年仍跑數次馬拉松,平日於台北田徑場提攜後輩邁入跑步世界,人稱「詹老師」(曾在東吳大學授課),他也是「北大」標竿之一,「活到老,跑到老,教(跑)到老」,精神可佩。

陳宥寧:450 (白隊

龍立業:455 (白隊

鄭秀琴:505 (紅隊

詹中和:552

胡鴻謙:409 (白隊

廖學信:424 (白隊

陳邦彥

謝惠琪

游蕙慈

為了激勵團員與準備參加年底馬拉松賽的會員認真練習,自9月份起,安排每周六

黃佳君

杉山長

北大會長

番沢理子

孫勉德 (紅隊

余家堔 (紅隊

李立緹 (白隊

鄭美鈴 (白隊

綦淑倩

賴俊睿:423 (白隊

陳邱榮:520 (紅隊

邱毓晴

曹樂淇

晚餐,在「下關」當地的老店家吃河豚大餐,這是一般旅行團不會來消費的高價老店,連「下關」出生的杉山長先生都說讚,那還會錯嗎?單是吃下白皙透明的河豚刺身,就值得了。相信只有「北大」跑馬團,才有這種口福;難怪日本人不畏性命,也要品嚐這味美食。酒過三巡之後,大夥與杉山長先生番沢理子小姐相約明年見!噢不,是「富邦」馬,在台北再相會。

第三天早上,終獲俊睿律師捎來「太魯閣」馬的成績423」,多人左算又算,心算、比算加手機算,竟然紅


白兩隊未有勝負差分(雙方之前約定僅計算至分鐘),詳如下表。曹會長當下宣布,紅白對抗賽,每位成員都卯足全力,沒有人是壞了那鍋粥的屎,所以沒有喪氣的輸家,更沒高傲的贏者兩隊不分軒輊,握手言和,是完美的結局,但因為,台北的餐廳已預訂,所以回去大夥吃喝就均攤吧!一時車的人驚呼怎麼這麼巧,同時也都滿意這樣的結局。

河豚大餐















「下關」,約莫待了兩天時間,有幸的走了一趟歷史之旅。

「馬關條約」簽約地「日清講和館」,經過左三趟、右三趟,當然也包括跑馬拉松時路過。

導遊引領我們進館參觀,看到比李鴻章還有名氣的「痰盂」。選擇在「下關」簽訂不平等條約,必是河豚料理饕客依藤博文,想用當地美食誘惑李鴻章。(若用美人計,對當時70多歲的李鴻章,已無用了)台灣歷史的恩怨情仇,自此展開。


「日清講和館」原位於「春帆樓」內;「春帆樓」,

是日本第一家擁有賣河豚執照的店家。連李鴻章遇刺

地點,也在「春帆樓」門前右側。(現稱李鴻章道)

。到「下關」,誰能抵擋得住河豚的誘惑?


接著,我們用腳走過接連「下關」與「門司港」的海

底隧道780公尺的步道,同時間,見日本人在慢跑、

騎車,將此隧道功能發揮至極。

午餐,在小倉市區外足立山的「妙見山莊」用餐;店如其名,有緣至此,算是導遊了解我們的品味。傳統的日式裝潢店家,由窗外可眺覽小倉市區,

一旁還有急著盛開,正迎接我們的櫻花(也不知

為何11月櫻花盛開),據說此店是當地人辦理婚

宴的好處所,室內潔淨的塌塌米,採光極佳,勿

需燈火,即可享用裝飾典雅的九宮格餐盒,九種

不同的食物,清淡美味爽口。

午後,來到湯布院,是「日本女性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溫泉鄉」,也是目前最受日本國內遊客歡迎的地點之一,街道不大,

兩旁都是個性商

店,有台灣九份

的感覺,處處

可見傳統日式

的木造建築風

、服務、美

食等,眺望遠

處霧濛濛的高

山,攝影技巧

笨拙的我,也

不忍按下快門

,留下雪泥鴻

爪記憶。


午餐時還稱導

遊了解我們品

味,晚餐卻是

在專供旅行團

吃的餐廳,雖

是吃到飽的涮

涮鍋,但只是

一個,讓人填飽肚子的地方。

夜宿福岡的大倉飯店,大倉在日本擁有15間飯店,境外則有7間飯店,台北店似乎近日已開幕營業。

第四天,到太宰府,

這裡供奉日本「學問

之神」;大嫂團聽說

此地類似我們的孔廟

,個個認真的去祈福

,難道「外國的月亮

比較圓,外國的廟宇

比較靈嗎?」為何台

灣的孔廟都未去過ㄋ



之後,到了柳川遊船

,聆聽日本歐吉尚吟

唱小曲;此處與太宰

府,2005年「北大」

第一次出團到日本,

即到過的景點;8年

過後,與徐副會長是

唯二舊地重遊者,「

景色依舊,成員已非

」,此倘之旅有幸都

能攜伴同行。

飯後,參觀麒麟啤酒廠,給您免費暢飲啤酒與小點心,酒廠兼賣的啤酒巧可力,獨具特色,值得一嚐。

接著,回到福岡市區,自由參觀博多運河城百貨商家。2小時的採購時間內,團員的戰利品,從藥妝、UNIQLO、運動服到休閒裝,「採購不手軟,只嫌時間短」 4天行程中,在這是團員唯一脫序耽擱開車時間最久之處;7點半過了,還不會餓肚子。


「螃蟹本家」;是在福岡最後一晚的餐敘之處,尚未坐定位前,餐桌已擺滿各式各樣的螃蟹料理,醉後的我,一絲記得有刺身、水煮、壽司、小點等、酥炸的蟹殼中散布著滿滿的蟹肉絲、黃金稀飯等,與前3年均到訪過的「螃蟹道樂」相較,最大之處差異,沒有我們台灣人愛吃的燒烤類,美中不足ㄚ

最後一天,限於班機時間,到握手廣場參觀(福岡巨蛋棒球場),才知當年來福岡時,即住宿在一旁的海鷹飯店;導遊說,經過多年數次的經營權移轉,現已稱希爾頓海鷹飯店,8年時間,物換星移,不勝唏噓。


北大會長候選人第一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