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建城一千三百年 奈良馬拉松遊記

∼「我跑,故我在」∼

北大長跑 烏龜組 蕭奕宗

在比賽會場「鴻之池」陸上競技場留影

一、 楔子

王爾德說 :「用歡愉的心情寫出來的作品,讀起來才有興趣可言。」(摘自張瑞麟譯本-昆蟲詩人法布爾)以忘卻世俗愁喜的馬拉松跑者,眼見沿路兩旁的盡是擠滿了情緒高昂的男男女女,高舉著「加油」標語並大聲不停地喊叫等情境,怎能不激起跑者跑的更起勁!?等到底達終點剎那即融入充滿歡愉掌聲的人潮。這時被視為主角的你,能不陶醉在人山人海的迷陣裡頭享受這些難於忘懷的歡愉場景!?在在這就是馬拉松所引人興趣源頭的寫實。

尤其,藉由參與國外優質的馬拉松賽事,使更以感受到異地的馬拉松熱鬧賽場與居民的友善熱情,並順便於賽後三、二天的旅遊,踏實地認識這個城市以及探幽附近的勝地,獲取更多值得回味的馬拉松賽之旅。

個人自從在隊長的慫恿下跑完全馬以來,初識其歡愉與迷人處,深深地體認到跑馬不僅可以增進自身的健康與正面自省的人生觀,而且可以增添個人的自信心與自我肯定力等等深邃其精的價值觀。油然地與馬拉松結下了不解之緣。

職是,在獲知北大有組隊出國跑馬之始,腦海即迴旋在2007年參與九州福岡名水馬拉松賽會,以及賽後不分男女老少彼此共享探幽勝地、浸泡溫泉時,一起狂歡作樂等蕩漾的往事,乃激發再次參與之舉。


二、 沉潛

自西元2004年以來,北大路跑開闢國外賽事總是以日本的賽地做為首選,其主因在於考量其旅遊環境的幽雅、安全性等主客觀條件,以及衡量在地民眾對跑者的尊重、崇拜與熱情度;而地點則委由北大國際組日本在地組員-杉山長全權尋覓。適逢奈良建城1300年,擇於2010 1204日,舉辦的第一回奈良馬拉松30回奈良春日大佛馬拉松全國大會。奈良為往昔日本第一個固定的首都,故有「古都」之稱。城建於西元710年,命名為平城,到處可見歴史古跡、文化遺產等等市容,頗符篩選的期盼條件。

共有數十人報名日本的奈良馬拉松之行,依然秉承團內傳統所創立向上提升競爭的固有「賭盤」的趨力,以及團隊榮譽心的張力。而其路徑恰巧位於本州靠近關西,為激勵大家能有進步的成績,特將參加全程馬拉松的同儕約略分成紅白兩組。815號經公開抽籤後,白隊成員為 陳柏誠、曹文見、李寶秀、李宗翰、徐育霖,紅隊成員為朱含祺、曹文注、蔡文雄、陳紹昇、蕭奕宗,外卡則為張玉治與邱毓惠,分組底定後開始展開密集的訓練活動。

柏楊有云 :「每一個強盛的國家,都會有一個永恆的強大的敵人。」,北大烏龜組韋隊長也曾說:「沒有朋友不一定寂寞(若當世沒有朋友,尚可上溯友古人),但是沒有敵人(可敬的對手)鐵定寂寞。」,無不強調可敬的競爭者(敵人)之重要性。由是,我們着手編排訓練的課題,悉依照資深前輩們的規劃,期許借助增多彼此參與訓練的機會,附增趣味性的活動,以促成佳績。以全程馬拉松的選手所分成紅白的兩組,選取每組總成績,優勝者為贏,經常鼓勵成員自動自發地努力練跑力求跟進。對於沉醉跑馬的我,純以本著「輕鬆的解放自己,求得自己的靜心」的理念,如今卻以加強競賽訓練做為推展的課程,難免增添了些許的壓力。

為了年底日本行,自八月底開始,在風櫃口的跑山課程每週六早上5點不間斷的勤練了三個多月,眾人按課程熱烈操練,直到十一月底結束。


三、驚蟄--奈良馬拉松賽程

出國征戰比賽的日子終將來臨,漫長的跑步與努力的血汗過程即將得到驗證。待在出發前一天晚上將經常的公務交代清楚後,帶著一顆微微愉悅的心,搭乘十二月四日清晨的飛機飛往日本的關西國際空港,其間於桃園國際機場還遇到大腳丫及台北跑者的沖繩那霸的馬拉松代表團,可見適合跑馬及出遊的好季節大家都搶著辦。

所謂「相由心生,情境隨心轉」。誠然,心情若是愉快與輕鬆,則所見與所聞,皆是美好的。到了日本,先到大阪的市區- 美國村、心齋橋、PARCO館,去逛街與購買運動補給品,所購的物品不外乎運動衣、運動褲、運動夾克與跑步鞋。午後隨即啟程前往大阪世界大溫泉去泡湯,以紓解壓力。為因應明天的大陣仗---奈良馬拉松賽,當晚刻意多吃些「多澱粉的食物」。初履奈良,感受地點新奇、氣候微涼、居民友善等,在在都預為此次必有圓滿的旅遊而竊喜。

由於所住飯店距離比賽會場「鴻之池」陸上競技場很遠,一大早起床先進用早餐,待眾人穿戴好戰袍後,即前往奈良馬拉松目的地。一見使人感覺熟悉得似曾來過的會場,只是參與的人數與季節各有所別,此刻激起情緒非常亢奮,無形中增加了許多的自信力與相當的篤定、自在,若與初馬當時心態的我相比,是截然不同的無非這就叫成長!?靜待九點起跑槍響前,恰遇到了北大國際組日本組員—杉山長,這位北大的"先輩"是位富有運動細胞的跑友,不僅速度快,對完成馬拉松時間的掌控也是非常精準,確實是我們的好榜樣。老當亦壯的他,最好的成績是在宮崎馬拉松時所創下3小時01分的紀錄。每年的日本行,這位和藹可親的北大前輩總是成為團隊最好的標竿與探幽訪勝的嚮導,公認是大家最期待見面團聚的老至友。

在接近比賽前的幾分鐘喧嘩的情況,氣氛漸漸凝肅,期待的賽跑即將展開囉,由於先前個人中文姓名在日本全程馬拉松的成績未載留,故只得被排入最後面的H區等待出發。此時貴賓台上突然出現曾於西元2000年雪梨奧運中獲得女子馬拉松金牌的運動員-高橋尚子,着實為比賽前帶來另一波高潮。待槍響後開始一陣喧嘩與出奔,周圍的興奮之情迅速蔓延開來,此行的主要目的即將去完成囉,心情油然的亢奮起來,而現場熱絡的氣氛也驅走了早晨的風寒,一天的朝氣蓬勃已被啟動了。身處H區最後出發的緣故,約10分鐘,終於經過了競技場主席台,先與親民的高橋尚子並跑,與她擊掌後,北大長跑的同伴們魚貫的通往體育場外急馳而出,一出體育場口,頓然海闊天空地往市區與奈良古城跑前進,沿途路旁兩道擠滿了加油的群眾與舉牌「甘巴得」的標語,這時跑者跑的更起勁,此為馬拉松最迷人之處—身為主角的你,不止與他人競技,更得與自己挑戰。透過跑步的機會,進一步的體察自己的身體,啟動與自己的身體對話,進而查覺自己身體的潛能度,使透過訓練所儲存的動能,借此機會被激放出來。相信人的潛力是無窮的,雖不該自負但也不必妄自菲薄,只待找機會開發。

起跑約略到了34公里後,已到奈良市區,夾道有更多的人潮,路跑者的愉悅心情被更加激發出來,令人驚喜的是在6公里定點處,竟然又出現與雪梨奧運女子馬拉松金牌跑者高橋尚子再次擊掌的機會,可見其跑步速率的功力。

由於紅白對抗捉對廝殺的緣故,筆者努力的以每公里約略5~6分鐘的速率加以達成,然而在起跑後約8公里處依舊被白隊的北大一姐-李寶秀由身旁超越而過,此時的我也只能望其背影而漸行漸遠。可見實力是經由平常一滴一點累積而成的,無法一蹴而成,跑馬即是個人實力與平常努力的展現,不因身分貧富貴賤而有所不同加以造假的,這也是馬拉松的精髓所在-一步一腳印。但相信只要跑者本人能努力與堅持,不論快慢,總能到達終點,這也是我想持續跑馬的原因所在。

大夥兒依舊持續的向前奔跑,經過了古城內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物-東大寺旁的道路,看到了古城象徵的國寶動物-鹿群後,再朝向城內較高處前奔,爬坡路段應是實力的考驗,若平常訓練不足,在此段山路後便會差一大截。我的因應的策略,是以縮小步伐兼增跨步的頻率,如此有效地趕過了一些人,來到了20公里處的天理市內較高點後,在旁竟有綠豆湯的攤位,因怕拉肚子壞了大事,只得望湯興嘆,繞圈折返原路,在此一看手錶21公里約用去一小時52 分鐘的時間,我想應有機會於3小時50分內完成,心情頓然有些興奮,就在此又追上了廖文房大哥,並肩跑了一陣子,為爭取成績之故遂加以超越而過。一路抱著欣賞新奇事物的心情,慢慢的追趕著前方的跑者,待至約25公里後感覺些微的撞牆期來襲,心想25公里至35公里的里程,似乎在全程42.195公里的馬拉松過程中,一直是我經常出現撞牆期的瓶頸階段。此時的我只得稍微緩和一下自己的腳步,適時啟動與自己身體對話的機制,對自己的身體加以鼓勵,待過幾公里後,又再度的恢復到一定的速度勇往得向前,也在約27公里處遇到了對向沿途照相的北大會長濠哥順勢地為我的跑馬英姿拍照。沿途陸續的追擊其他日本跑者,之後即未再看到北大長跑的其他跑者,在20幾公里處終於有追到A區的跑者囉,突然經過32公里處下山到奈良的鄉間,緊跟著一位日本女跑者跑了12公里,稍微一超程隨即又被趕上來,這是跑到後段少數勢均力敵的跑者,待剩7公里她竟然就稍加速的就往前的跑去,等我回神反應後已相差200300公尺的距離囉,只得望其頂背而興嘆耶!此次參加的日本全馬跑者將近1萬人,可知日本跑風的盛況。而沿途加油的觀眾男女老少比跑者多出10倍以上,可體會這國家對全馬跑者的重視程度,而體育成績也是國力的展現,日本這個國家,豈容人小覷。

待剩5公里時,突然興起是否要破自己PR(最佳成績 : 2006ING台北國際馬拉松: 3:43: 31'', 日本宮崎馬拉松 : 3:47: 04" ) 的想法,腎上腺素又驟然分泌多了起來,這時腳步頻率又快了起來,由於已超過50次以上的跑馬紀錄,經驗的累積讓自己身體較易隨時調整步調以適應環境的改變,所謂「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by 聖嚴法師),這也就是為什麼跑步也叫運動禪的真諦。待餘3公里處,突又出現稍微的上坡路段,只得賴著性子慢慢的誇步往前,畢竟它也是訓練耐心的一種方法啊。最後1公里後,終於跑入了鴻之池陸上競技場的操場,看見了美鈴姐的相機,逕自的擺起了姿勢以入鏡,又看見景美姐的專業相機,在鏡頭前更高興得跳了起來,真感謝加油團的耐心等待,為我們拍照入鏡。到達終點時終於鬆了一口氣,成績是3:46:01",無意間破了自己近兩年來曾參與的馬拉松最佳國外成績,真是無意插柳柳成蔭啊,也完成所想達到的成績。

此次比較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北大長跑計有四人戎撫天、鄭秀琴、李余宏、賴俊睿等完成初馬,也是值得祝賀的事件。初馬的完成對一個人的自信心,必然有一定的加分與自我肯定。記得當時我的初馬也是在很偶然的情形來完成,值得隨後時常的自我反芻與回味,這就是馬拉松有趣的地方。跑後即前往大和溫泉會館大肆的梳洗一番,並在大眾溫泉區互話家常並述說跑馬時的趣事與特殊見聞,全然的放鬆,怡然自得,人生夫復何求。當晚的慶功宴,為著一日的辛勞與全馬完成而慶功,各自為堅持與耐心而喝采,在酒酣後意猶未盡,日本友人杉山長又邀請我們前往KTV繼續高歌一番,能有此次的奈良馬拉松之旅,得由衷的感謝這位親切又可愛的日本朋友。


四、賞玩-- 暢遊關西

第三天順道暢遊玩風景區,首站到奈良的東大寺-係為目前全世界所存最大的木造建築物,它曾歷經三次的祝融大火,故現今所存猶比第二次重建時的寺廟面積還小,可見當時寺廟的莊觀。寺廟的鹿也因所存的時間長久,而成為國寶,也成為奈良市的代表動物。緊接來到春日大社,它為守護平城京而創建,是全國約3千座春日社的總本社,其特色即「萬燈籠」-是點亮矗立在通往神社的參道旁,有2000個石燈籠與境內約1000個吊掛燈籠,參拜一會,順便瞭解奈良的歷史。離開奈良,隨即前往另一個古都-京都,它是日本一座擁有悠久歷史的城市,於794起被定為日本的首都,當時名為「平安京」,此後迭經多次選為日本首都。到了京都,經過鴨川後,由於已超過中午囉,為填飽肌腸轆轆的肚子,進入圓山公園吃京都的風味午餐,在此有個飯前的餘興節目,即北大選手柏誠、毓惠和寶秀3人共穿著一件橫綱相撲選手的加大尺碼牛仔褲,哇!竟然塞得下,真是小巫見大巫啊。午餐後,續在公園賞花、談天說地,並經過了日本歷史人物—坂本龍馬及其弟子中岡慎太郎的雕像,而坂本龍馬即日本幕末時期土佐藩鄉士,其後來兩度脫藩而成為維新志士,為促成薩摩長州二藩成立軍事同盟的重要推手之一,而由其向後藤象二郎所提出的船中八策,也成為後來維新政府的重要指導方針 瞭解一下故事後,趨前賞玩京都的在地建築與文化,晚上移駕螃蟹道樂的餐廳吃日本海鮮及料理,喝酒助興閒話家常,依舊是不可或缺的。所謂跑者們經常是直腸子、性情中人,拐彎抹角的言語似乎在此較為少見,經常是有話直說,很少拖泥帶水,卻也容易興致高漲大肆喧嘩,當晚即在歡愉中結束。


第四天一早比預定出發的時間早兩至三小時起床,一群人集體晨跑河原町的周邊環境與道路,並欣賞飯店旁邊的風景,此即跑步團的特色。早餐後前往神戶觀看世界上最長最高的吊橋-明石海峽大橋及舞子海上散步走廊,觀看鋼覽的形成與組合,並瞭解吊橋如何建造而成與設計過程的艱辛,以及過程困難如何克服。另繼續前往神戶市廳展望台去觀看整個神戶市的城市風光及特色,中餐前往神戶港灣休閒區吃海鮮。下午去了一趟北野異人之風雞見館,所謂異人就是外國人的意思由於過去神戶商港是貿易重地是日本少數對洋人開放的港口吸引很多外國人居住所以在某一地區建造了不少異人館而形成一個特色,其中風雞見館比較有名氣,於20世紀初, 由德國人G. Thomas因為貿易之故來到神戶做生意在此成家立業定居後所蓋成,目前建築為二次大戰戰後,由日本政府翻修而成,主要是呈現當初20世紀初期的德國建築特色, 以及當時特殊風味的家飾裝潢等等。下午驅車住宿溫泉館-紀州南部溫泉,當晚即擴大舉辦慶功宴,此時白隊於會場向紅隊俯首稱臣(此即為所謂的「賭盤」)。晚宴北大社團成員穿著日本飯店提供的和服,落落大方留下讓人敬佩與頗有紀律的觀感。當晚晚餐是悉照日本的大宴會場所舉辦的日本料理,不禁激起大家情緒異常熱絡,酒過三巡後即是各個小群體的開懷聊天與暢飲,似乎大家皆珍惜著回家前僅存的最後一個開懷的夜晚,而捨不得離開會場,然人生那有不散的宴席?

昨晚大家陸續喝了不少的酒第五天一大清早依舊有不少的跑友起床跑著紀州南部大和溫泉周遭的環境以增廣見聞。日本鄉下的早晨透澈清涼,鳥語花香,鬧中求靜,足以讓人心平氣和。和室友與同伴稍稍繞個山頭一週後,又到大眾浴池泡個早泉,煩惱與疲累頓然消失,這種爽快的感受,人生夫復何求呢?早餐後即前往日本著名的「和歌山城」及其天守閣,並進入天守閣參觀一圈,在天守閣內才得知於2007日本財團法人日本城郭協會為記念成立40周年的一項工作,早於2005(平成17年)展開日本國內名城的選拔,並交由歷史學家與建築學家於2006213發表日本百大名城,而和歌山城也是列為其中之一。對於古蹟的保存,不僅是為了當代的世人,更是為了後代子孫得以繼續賞玩,謹嚴地規劃到永續經營的價值觀。隨後即前往「黑潮市場」,在此有著非常有名的宰剖鮪魚的life。哇! 為了保存食物的原味生食美食文化在日本發展的琳璃盡致、別有特色,只是疾病感染的風險,仍有點令人裹足不前之虞。最後,發揮台灣人瘋狂購物的精神,在上飛機返家前,又到臨空 outlet購物廣場去購買日本和菓子或日常用品,或者一些實用的衣服與運動鞋後,才依依不捨的踏上歸途


五、 低迴

老子《道德經》言: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再次的完成日本的跑馬之旅,心中又多一些經驗與回憶,試問我們跑馬人究竟是在追求什麼呢?答案當因人而異,有可能追求心中的真、善、美,也有可能在追求個人身體的極限。而極限運動是八十年代後開始興起的運動,有一些假說,試著提出人是天生就適合長跑,畢竟遠古時代的人類是藉由跑步而狩獵過活的,至少以雙腳跑步是人類特有的。故有這樣的論說,「人類的所以熱愛長跑傾向,有可能只是被喚醒了過去曾有的『印痕』,如是而已」。論點也以跑步可以促進新陳代謝,使自己的頭腦暫時休息,具有很多正面的意義。

再者,城市馬拉松是近幾年來越來越風行的運動,藉由城市馬拉松進而推銷自己的城市觀光景點,著名者尤有如紐約馬拉松、倫敦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芝加哥馬拉松及柏林馬拉松等世界五大馬拉松,而鄰近的日本東京城市馬拉松,則是近幾年來日漸掘起的新興馬拉松路線。跑者也藉城市馬拉松進而認識參觀城市的獨有特色,並進一步親近當地的城市居民與比較沒有隔閡當地的人事物。近來,台北、高雄、台中、台南及新北市等五都,為增加國際的能見度,應當以「見賢思齊焉」的思維態度,好好的規劃出屬於自己城市馬拉松路線的特色,進而介紹當地城市的風光以招攬她國的觀光客,以增益城市居民的收入所得。筆者曾參加過德國柏林馬拉松,當時參加全程馬拉松的跑者約略有3萬人,而參與的群眾約將近一百萬人,幾乎全城參與,尤其比賽終點通過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所建造的布蘭登堡門,更令永生難忘。

笛卡兒為追求知識的絕對確實性,在17世紀提出了一廣為人知的話 :「我思,故我在」。而就一位馬拉松的跑者言,則可於長時間跑步的過程中,進而得以進一步審視自己的身體,培養自己的達觀、毅力耐力。復次,得以促進個人身心的新陳代謝,並增進自己的自信心與體力。人生才得以享受快樂與滿足而無憾,以達實現自己追求的理想。是以在此大言不慚的倣效笛卡兒名言以「我跑,故我在」,表徵馬拉松跑者的執著。






在奈良馬拉松赛程奔跑中